今天仍是咸鱼的小瑶

你好♥我叫小瑶。
人傻好勾搭✔
混的圈子很多,平时喜欢白吃粮而不产粮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写文也画画,不过两个领域都是渣_(:зゝ∠)_
主要混APH♥他们都是天使♥
当然,你也可以私信我买我安利哦,我不挑食!
嗯嗯,感谢每一个看我文的人!
欢迎勾搭!
我的口号是——
做一条有理想的咸鱼!

华山弟子小记

瞎掰的产物。
忘记剧情了,瞎写的。
会不会有后记随缘♡
就这样吧∠( °ω°)/


  1.
  身为初入江湖的小虾米,我自认心里还是有点B数的。
  江湖嘛,好人多坏人也多,见义勇为的有,但恃强凌弱的更多。
  咱们可以打,但打不过咱们可以跑啊!谁在乎一个江湖小虾米的死活?
  年轻的我坐在马车里傻呵呵地畅想着,丝毫不介意路途的颠簸。
  2.
  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
  几个时辰后,仿佛苍老了几岁的我站在木头上,在心里默默叹气。
  剑锋所指的那端,对方的脸在黑夜里模糊不清,只能从火光里依稀辨别出在空中比黑夜更深的黑袍,我则一身白衣,即使破烂,到也和他成了个对立,一白一黑站在滔天的火光里陷入僵持,正如人间正邪般,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剑是随地捡来的,破破烂烂的全是豁口,也不知能撑多久。
  我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脚下传来断裂的声响。
  船裂了。
  3.
  再次醒来就到了华山脚下。
  谢过了车夫,铺满积雪的道路上,我还是有些茫然,对自己的一番经历云里雾里的,到现在头脑也是浑浑噩噩。
  一阵冷冽的风吹过,吹得衣摆呼呼作响。我被冻得打了个喷嚏,左右环顾,决定去喝口酒暖暖身子。
  客栈院子里盘腿坐着一个大叔,头发凌乱,大口灌酒,脸上的胡子不知是故意没刮还是没有那个条件,如果刮去了,也许还能再帅几分,至少看着不像个大叔。
  我喝了口酒,在心里默默吐槽道。也许察觉到了我的目光,那大叔看了过来,眼神凌冽如同寒风。
  ……真冷啊。
  我打了个喷嚏。
  大叔愣了下,脸上的神色带上嫌弃。
  ……好尴尬啊。
  大叔啐了口,终于理我了:“冻得像拔了毛的病鹌鹑一样,还想行侠仗义?”
  ………………大叔你还是喝你的酒吧更尴尬了!!!
  4.
  之后我就拜入华山,然后目睹了一场师门虐恋……啊不是情深。
  没想到那大叔还是我大师兄啊。
  旁边的风师兄已经跪地了,话说我不去扶他反而在一边看戏会不会被师姐打?
  我看了看一脸阴沉的大师兄,决定看戏。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初入江湖的小虾米。
  有人来踩风师兄的腿了。
  对方:你是不会后悔的是吧?
  齐师兄:……是。
  那人脚一用力,我清楚地听见风师兄一声闷哼。
  风师兄疼得脸色苍白,紧紧咬着唇,身子发抖。
  齐师兄:………………
  剑影一闪,齐师兄流浪汉似的背影出现在风师兄面前。
  齐师兄:滚!!!
  对方:?????齐无悔!你做什么?!!!
  齐师兄:叛变没看明白吗?!老子不干了!叛变!!!
  众人:……………………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地开打了。
  话说为什么是我打,我只是个小虾米啊喂。
  5.
  经历了种种波折,我总算拜入华山。
  齐师兄:我带你去个地方。
  单纯的我:好呀!
  于是他推着二师兄,领着我到了龙渊。
  面对冒着寒气的湖水,我的舌头发僵:齐齐齐齐齐齐师兄……卧槽!!!!
  他干脆利落地踹我进湖。
  尼玛的绝对是报复我没有扶风师兄!!!!!
  炽热之人御冰冷之剑————by齐师兄。
  我打了个喷嚏,抱紧自己的剑。
  “齐师兄,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还是礼貌些吧,我用了敬语:“我操您妈。”
  “………………”
  然后我就在龙渊里多泡了两个时辰。
  但骂了齐师兄些件事,我可以吹一年。
  吹一整年。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