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是咸鱼的小瑶

你好♥我叫小瑶。
人傻好勾搭✔
混的圈子很多,平时喜欢白吃粮而不产粮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写文也画画,不过两个领域都是渣_(:зゝ∠)_
主要混APH♥他们都是天使♥
当然,你也可以私信我买我安利哦,我不挑食!
嗯嗯,感谢每一个看我文的人!
欢迎勾搭!
我的口号是——
做一条有理想的咸鱼!

故人依旧【古董组?】【老板×王耀】

emmm其实在很久以前就像写这文了,两个老古董什么的【buni】
文风强行转换!
关于时间什么的不要在意,瞎写(..)  
算是烂尾吧?
大概就这些?
哦,还有,欢迎吐槽!




    正午的阳光褪去了日出时的寒冷,隔绝在云朵下的阳光一寸寸透出,巍峨的宫殿被渡了一层金光,显得更加神圣。
    丝丝缕缕的暖意透过窗洒进了房间,与空中淡雅的香气混在一起,为这简单而富有格调的房间添了一份悠闲。
    一只羽毛颜色亮丽的小鸟追这这份暖扑凌凌地落到窗棂上,眨了眨黑豆似的小眼睛,迟疑了几秒,竟蹦到靠窗的桌子上,大胆地叼了块比较大的食物碎屑,若无其事地飞走了。
    完全视屋内的两个少年为无物。
    王耀撇了一眼小鸟远去的身影,眼角抽搐。
    他俩究竟是安静到什么程度才让那鸟有“这两人不会动我要赶紧蹭口饭吃嘿嘿嘿”的错觉啊?!
    王耀泪流满面地想着,正要发作,视线触到少年头上的帛布时,一丝丝的不耐烦还是被憋屈地压了下去。
    这个少年在昨天才受过伤啊,还是在三更半夜躺在地上好久没人理的那种,自己再怎么不耐烦也要好好安慰安慰人家啊。
    虽然这个少年十二岁就当上了上卿,但人家内里还是个孩子啊,那像自己比明明比在场每一个人都大却还是少年体型,所以要多多体谅嘛……
    体谅个屁,再体谅老子就被憋出病了。
    王耀用手中的黑子敲了敲棋盘,望向少年的眼神有点担忧:“阿罗,怎么了?难道在半步堂被打傻了?要不,我帮你打回来?”
    被唤作阿罗的少年闻言抬起头,有点茫然,见王耀一脸“看吧果然被打傻了那怎么行我要找那小子算账”,才想起自己一直在走神,并哭笑不得地阻止王耀马上就要冲出去的动作。
    “你说说,平时你被欺负吧扶苏那小子不管就算了,你还不让我管?!这下可好,要不是那个竹简,说不定你会死在那里!”
     王耀气呼呼地坐下来叨念着,那架势恨不得拎一把剑就冲出去砍人。少年倒是心一暖,在这冷酷无情的宫中,真正待他好的人屈指可数,眼前这个玄袍少年就算一个。
     不过心暖归心暖,少年是绝不会把王耀牵扯进来的。他给王耀倒了杯茶,轻笑道:“这不关你的事,你比较特殊,若进了这趟混水,会很乱的。”
    “什么叫不关我事!”王耀瞪大了他的黑眸,“你忘了你师父走的时候拜托我照顾你嘛?!我护着的人怎么能让别人欺负?!”
     这一身熊孩子的性格,到底是谁照顾谁啊……少年在心里默默吐槽道,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因为你的身份。”
     王耀的瞳孔缩了一下,十分郁闷地抿了口茶,不说话了。
     对王耀一副憋屈的样子少年早就熟视无睹,自从他们认识以来,王耀与他拌嘴一次也没赢过,每每无话可说时王耀就是这个表情。
     少年无意间撇到王耀的眼睛,明明早就知道,却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
     王耀的眼睛是中原人的黑色,但在靠近瞳孔的地方却有一圈的金色,不仔细看很容易忽视,那圈金色很是细小,像是一个微弱的光圈。
    不是琥珀色,是实实在在的金色。
    少年叹了口气,王耀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插手他的事。
    因为王耀是华夏,是秦的化身。
  
  
   少年从小和他那道人师父修道,自然了解一些奇怪的东西,但在他师父说这个外表年龄与他相仿的玄衣少年是秦的化身时,仍是着实震惊了一把。
    这个年头什么都能化形啊!少年用他震惊的目光豪不礼貌地打量着王耀。
    而后者完全没对少年的行为生气,显然是习惯了,站在原地大大方方地任少年打量。
    他穿着一身的黑袍,上面还秀有龙纹,少年的脸色黑了一下,他这个样子,不怕秦王生气吗?
    结果第二天少年就发现王耀毫不客气地趴在秦王的肩膀上揪头发,秦王不但没生气还乐呵呵地喊他“阿耀”,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
    少年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快被秦王那慈祥的笑容闪瞎了,同时听见数位公子心碎的声音。
     他突然有点同情那些公子们了,他们长这么大秦王还没对他们露出慈父的微笑,结果呢,秦王终于笑了,对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孩。
     呵呵,绝对是亲生的。
     王耀这么张狂肯定有人报复,不过对方是一群出于嫉妒的小孩子罢了。小孩能有什么心机?就是看他不爽。
     于是王耀被堵起来时,少年就坐在屋檐上听嘲风和鹞鹰的现场直播。他对王耀的身手有信心,以王耀的身手,他能吃亏?
     少年揉了揉和王耀比武导致现在还有些疼的手臂,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继续听嘲风的大嗓门。
   “哎哎王耀那小娃子怎么不打啊!揍他丫的啊!靠靠靠靠竟然有人扯他头发!!打回去啊!!!”
   “嘲风你小点声不行?!王耀那孩子不打是不想打小孩子罢了!”
   “不想打好歹要躲啊!!任人打怎么能行?!!”
   “都说了你小点声!!”
   “我……”
    嘲风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少年有些疑惑,突然一阵无法言喻的压力铺面而来,把到嘴边的疑问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龙吟。
    那是一声遥远而悠长的龙吟,里面沉淀了历史的声声巨响,容纳了无数铁骑铮铮。龙吟中有些警告的意味,剩下的,仍是少年熟知的狂傲不羁。
  那一刻少年便知道,王耀是整个华夏的化身,那股傲气已经深深刻在了王耀的骨子里,不管是他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还是跌落在泥泞,他的心中,仍有这君临天下的狂傲。
  王耀他本身,就是龙。
  
  
  感觉眉间一痛,少年甩甩头,终于把歪到天际的思绪拉了回来。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啊,明明是在和别人谈话,一个不留神就又走了神,难道是真的像王耀说的,被一棒子打傻了?
   少年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面前一向从容淡定的人突然露出迷茫的表情,王耀愣了愣,突然唇角一勾,笑容几乎能催赶室内残留的寒气。
  终于带了些暖意的阳光悠悠洒下,岁月静好。
  
  
  【公元前210年】
  “白泽——!!”
  蒙蒙亮的天幕被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撕破。
  王耀低着头,手紧紧攥着被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过了一小会,似乎终于回过神,王耀抹了把脸上残留的泪,对奢华的寝室盯了一瞬,终于脱了力般瘫倒在床上。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白泽了。
  只从那个家伙把自己扔在这片土地上,什么话也没留就消失后,他就很少梦见过他了。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曾和他待过一段日子,白泽就是如同自己启蒙老师一般的存在,王耀如果有什么疑问,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想起他。
  在刚才的梦境里,王耀只记得雾气缥缈,连白泽眼角那一抹扎眼的朱砂也看不清。梦里的白泽用他温润的声调告诉他,他要学会长大,人间沧桑,汝迟早要经历。
  雾气模糊了白泽的脸,王耀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这温柔地过分的声音中,包含了一丝无奈与悲悯。
  王耀突然有点委屈。
  他不想长大,也不想经历什么人间沧桑。
  他压根不想拥有漫长的生命。
  为什么要赋予他不死的身躯?昔日年轻的面孔渐渐老去,而自己却容颜未变。他们倒下了,而自己却继续前进。
   王耀忘不了那些人凄厉的惨叫,鲜红的血液在流,生动的面孔狰狞地倒下,那沾了血的刀反出了白森森的光,倒映着士兵麻木的脸……
  堪称地狱。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自己恍恍惚惚地走进宫殿时,耳畔响起了嘲风炸雷般的声音:
  “出事了出事了!!!我感受不到阿罗的气息了!!!”
    废话,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气息?
   王耀抬起手,盯着自己白玉般的手背出神。
  白泽,这就是长大吗?
  你想让我看到的,就是这些吗?
  为了那个位置不择手段,自相残杀。
  
  
  【2015年】
  医生往嘴里塞了个小笼包,时不时往老板的方向撇几眼。
  准确地说,是往老板身边那个扎马尾辫的青年撇几眼。
  这个青年梳着不长不短的马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但不显一丝女气,反而衬得整个人更加温润。面容俊郎,举止间落落大方,医生总是觉得这人是从古画里走出的俊美男子。
  只可惜,青年穿了一身看起来很贵实则确实很贵的西装,站在古色古香的哑舍里,越发越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让医生发自内心地佩服的是,这人竟然能打开老板的话匣子,简直是人才!
  只是,这两个人在聊什么鬼?
  “当年那一场火,烧掉了不少珍贵的古董,实则可惜。”
  “可不是!那两个兔崽子,现在想起来就恨!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qwq”
  “……你没有抢救出来的吗?”
  “没有……我赶过去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
    王耀悠悠抿了口茶,看了一眼医生,突然对一脸懵逼的医生露出了一个长辈特有的慈爱笑容。
   医生:????
  “度过去了?”王耀问。
  “嗯。”老板很是默契地回答。
  “那就好……”王耀叹口气,把那句希望你已经放下咽了回去。
  王耀知道老板把医生和扶苏分得很清,也知道这么多年来,老板从未放下过。
  这个人纵使经历了岁月的埋没,也改变不了那倔强的性子,还真是……和自己如出一辙。
  王耀默默摇头,转移了话题:“说实在的我当时还以为你死了,还伤心了好久,阿罗你陪我感情!”
  老板挑挑眉,他突然记起了在唐朝时期,王耀面对他时一脸的惊悚,那表情,现在想想竟然觉得很可爱。
  想了想,他道了一句:“感情?我记得你似乎打碎过我的一个瓷器……”
  我不是我没有!王耀下意识地想狡辩,脑海中闪过那一堆稀巴烂的,看出不原型的瓷器,闭了嘴。
   沉默了一会,店里突然响起一阵悠扬的琴声,王耀向老板道了声歉,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接了电话——
  “大哥!!!!你又跑哪去了!!!工作人员都急哭了!!!”
  电话几乎一秒接通,并从中传出了一个青年撕心裂肺的怒吼,吓得医生手一抖,差点把包子掉下去。
  “小浙啊,先小点声,淡定淡定……”王耀摸摸鼻子笑得一脸纯良,“你看看阿京,他遇到这种事可淡定了……”
  “……是因为他经历这种事经历多了吧!我不管大哥你快过来!!”
  “知道啦,小浙淡定~”
  王耀留了个优雅的波浪线给电话那边几乎崩溃的王浙,立马就挂了电话,不给他再次咆哮的机会。
  “我可是偷偷跑来的,现在先回去了。”王耀向老板歉意地笑笑。
  老板微扬着嘴角摇摇头,继续喝茶,俨然一副不想送客的模样。
  对于老板这态度,王耀也没有生气,反而也冲着医生挥挥手:“那么,下次见。”
  屋内摇曳的烛光为他的脸打上一层暖暖的光,更加梦幻。
  
  
  “老板,他到底是谁啊?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目送王耀的身影被木门隔绝,医生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老板八卦。
  “嗯……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老板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很久……?有多久?”医生突然打了个寒颤。
  “认识他的时候,我大概才十岁左右吧……”
  “……”
  医生不说话了,才十岁左右就认识的人,肯定是个千年老妖……
  老板啊,你就不能认识几个正常人嘛?比如我!
  医生痛心疾首地想着。
  
  
  
  
   

评论(2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