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是咸鱼的小瑶

你好♥我叫小瑶。
人傻好勾搭✔
混的圈子很多,平时喜欢白吃粮而不产粮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写文也画画,不过两个领域都是渣_(:зゝ∠)_
主要混APH♥他们都是天使♥
当然,你也可以私信我买我安利哦,我不挑食!
嗯嗯,感谢每一个看我文的人!
欢迎勾搭!
我的口号是——
做一条有理想的咸鱼!

【武华武大概?】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2

#震惊!武当弟子竟要赔华山弟子东西!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BUG较多,慎入。
本文基本在碎碎念……可能很无聊_(:3」∠❀)_
依旧佛系写文。
前篇戳头像。
武当-顾琰,顾无双
华山-叶瑾,叶如玉
感谢打开这篇文的你(●'◡'●)ノ❤


  顾琰其人,十几年来日子过得其实很顺利,并没有很多让他糟心的事情。
  他出生在官府,父亲是个大官,母亲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美人,有一个哥哥和一个父亲侧室出的妹妹,什么官场都轮不到他,他也乐得清闲,日子过得可算有滋有味。
  这和含着金汤匙长大也没什么区别了。
  只不过,顾琰并不想当一个富贵公子哥,也不想去当什么官,染一身俗气。
  他想干什么?
  他想要自由!
  当顾琰一脸认真地说出这五个字时,顾老爷的脸那叫一个曲扭,一半是气的,一半是尴尬的。
  “琰儿啊,我没把你锁屋里,也没天天让家丁跟着你,你说说,你哪里不自由了?”顾老爷深深叹了口气。
  “可是,我一举一动你们都在监视啊,”当时的顾琰年纪更小,脸嫩得可以掐出水。可以掐出水的顾二少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情,一板一眼道,“吃的穿的用的看的,都是府里的东西,我说的自由,是指离开顾府,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成为一代名侠!”
  顾老爷彻底被气到了:“还监视?!!你怎么不说你是府里的东西呢?!还名侠,你能打过门口扫地的家丁就不错了!!!来人!把这个……把这个东西给我关起来!!给我面壁思过去!!!”
  顾琰被几个家丁摁着拖进屋子,远远地还能听见他极其委屈的大吼:“你还说我自由!!你看你都把我关起来了!!!!!”
  “不孝子,闭嘴!!!”顾老爷忍无可忍地吼回去。
  当晚,顾琰不知怎的撬开窗户,跑了。
  
  
  后来的故事,也不必多讲了。
  他磕磕绊绊来到武当山,体力不支而昏倒,被出来溜达的掌门捡了回去————正好应了“武当弟子都是掌门捡回来的”这句话。
  顾琰虽然是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却天生是个学武的料,进步飞快,不久就成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几年后,就被放下山来历练,更是一派顺利。
  所以他十六年来,确实没有遇到过让他十分糟心的事情。
  ————今天,也许就要被打破了。
  
  
  叶瑾从地上爬起来时,觉得天都塌了。
   他辛辛苦苦给人家做苦力换来钱买到的香喷喷热乎乎的包子,此时正躺在泥水里,白色的包子皮被染得黑乎乎的,本来肉眼可见的热气被冷水淹了个透彻,直接消失了。
  包子啊!!!香喷喷的肉包子啊!!!他一口都没吃到啊!!!
  叶瑾觉得自己的心被齐师兄踹进龙渊,冻得哇凉哇凉的。
  “对不起,你没事吧?”
  耳边刚刚撞到他的少年关切地问道,眉宇间满是愧疚。
  而叶瑾在失去肉包子的严重打击下,心神恍惚,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赔我包子!”
  少年似乎被他这委屈的声音吓到了:“……啊?”
  叶瑾看了他一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咳了一下:“没事没事,当我没说。”一边说着一边打量少年。
  越看越不对劲,梳的整整齐齐的长发,一尘不染的白袍,浑身上下写满了“有钱”的少年,不就是师兄说的江湖上长得最像白豆腐的门派——武当派的弟子吗!
  然而少年并没有察觉到叶瑾诡异的目光:“对不起,包子我会赔的。”他是真心觉得愧疚。
  叶瑾挥了挥手:“算了,一个包子而已,要你真想道歉,不如劝劝你那些师兄,少来华山讨债了。”
  本是一句玩笑话,谁知少年听后神色更加愧疚了:“对不起。”
  “不用道歉啦,”叶瑾挠头,“对了小道长你叫什么?我姓叶名瑾,瑾年的瑾。”
  “姓顾名琰。对不起,等我回去那钱袋,就赔你包子。”
  叶瑾没想到对方会对自己无心的一句话记那么久,有点无奈:“都说了不用赔了。那顾道长,我们就算认识了哦?我看你是有任务在身吧,别耽搁了。”
  顾琰点了点头:“叶少侠,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顾道长。”
  叶瑾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对顾琰抱了抱拳,转身离开了,生怕顾琰又道歉,于是掉地上的包子连看也没看一眼。
  顾琰目送叶瑾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才收回目光。叶少侠估计很珍惜那个包子吧,连一口也没吃就掉地上了,造成这一切的自己还真是混账。
  他在内心又自责一番,满怀愧疚地看了那脏兮兮的包子一眼,突然,目光凝着不动了。
  一滩污泥中,一块玉佩静静地躺着,蓝色的穗子被染黑了,但那玉却流光溢彩,在阳光下闪着光。
    像极了叶瑾的眼眸。

感谢观看!ヾ(✿゚▽゚)ノ
写文写到顾琰时满脑子都是谢怜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既视感比较强_(:3」∠❀)_
顾二少欠下了一个包子,谁知道他以后还会欠叶少侠什么呢?
依旧心虚地打上TBC

  
  

【武华武大概?】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依旧不知是否有后续,佛系写文。
大概……是两个少年的故事。
友谊之上恋人以下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很萌这个点。
就,过命的兄弟嘛。
武当—顾琰,顾无双
华山—叶瑾,叶如玉
对自己起的名字无力吐槽orz
如果能接受就往下看吧ヾ(✿゚▽゚)ノ

1.初遇
    不同于华山寒冷,江南的空气永远是湿润的。
  刚刚下过一场雨,房檐还滴着水,滴滴答答的像是一首小曲。叶瑾顺着水滴哼起小调,剑上的剑穗摇摇晃晃,显然这位少年的心情很好。
  叶瑾从怀中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包子是刚刚出炉的,还冒着热气,叶瑾嗅了嗅,便小心翼翼地又放了回去。
  天知道他自从下山后有多久没吃过肉了!好不容易有了些钱,终于可以吃顿肉了!!!
  叶瑾快被自己的心理活动感动哭了。
  到头来还是他心中的一腔热血作祟,刚刚下山的少年心性纯净,自以为在龙潭的寒水中摸透了江湖险恶,然而却在下山后的不久就被一些手无存铁之人骗了个措手不及。
  他把钱财分了一半给乞丐,要是被一向恨不得把一块银子掰成两半花的谷师姐知道,指不定会把他一脚踹龙渊里去。
  不过叶瑾心里有数,他并不是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在华山度过的也都是些清苦的日子,他当然知道钱财来之不易,所以点到为止。
  正当叶瑾收紧了荷包准备好好历练一番时,被碰瓷了。
  从小到大叶瑾也没遇到这么一出,面对比自己宽了一圈的壮汉有点发懵,懵得身上最后一点钱财也被骗了去。
  叶瑾下山时的一腔热血就被自己身无分文濒临饿死的现状浇了个稀巴烂。
  回忆起自己的血泪史,叶瑾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堵,连忙咽了口口水,把少年的委屈愤懑通通咽了回去。
  说真的,他有点想念自己的师兄师姐们了。
  ……想什么呢,他是出来快意江湖的,不是出来伤春悲秋哭鼻子的!
  叶瑾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低下头来专注避开脚下的水坑。
  水坑一个接一个,有的不能避开就直接踩过去。糟心的回忆让叶瑾刚刚的兴奋劲暗淡了不少,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起来像是被抛弃的小猫。
  ————“请让开!!!”
  高空之上传来一声惊呼,叶瑾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从天而降的白衣少年砸到地上。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顾琰想回到两个时辰前掐死那个不听劝的自己。
  两个时辰前,尚有任务在身的他被路边一个算卦的老先生拉住了,老先生顶着一张沟壑纵横的脸,忧心忡忡道:“这位年轻人,老夫见你印堂发黑,听老夫一劝,今日最好不要出门。” 句句诚恳地让他不好意思拒绝。
  “……”顾琰想了想某个大人急得恨不得上吊的模样,觉得还是要帮他一把。于是他温文尔雅地笑着谢过了老先生,然后风一般在老先生面前消失了,徒留他老人家风中凌乱。
  结果?结果东西是送到了,半路返回时却突然下起了暴雨,把他淋得透心凉心飞扬,只好找了家客栈避雨,顺便换身衣服。
  暴雨过后的屋檐很滑,顾琰也不过初出茅庐,功夫没到火候,一路磕磕绊绊地往府里飞,正当他犹豫是否要拖延些时间赶脚程时,脚底募地一滑,直接从房檐上摔了下去。
  房檐下,路过一个失魂落魄的少年。

这章有些短……半夜有了些灵感的产物_(:3」∠❀)_
希望不要嫌弃qwq
心虚地打上TBC

华山弟子小记

瞎掰的产物。
忘记剧情了,瞎写的。
会不会有后记随缘♡
就这样吧∠( °ω°)/


  1.
  身为初入江湖的小虾米,我自认心里还是有点B数的。
  江湖嘛,好人多坏人也多,见义勇为的有,但恃强凌弱的更多。
  咱们可以打,但打不过咱们可以跑啊!谁在乎一个江湖小虾米的死活?
  年轻的我坐在马车里傻呵呵地畅想着,丝毫不介意路途的颠簸。
  2.
  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
  几个时辰后,仿佛苍老了几岁的我站在木头上,在心里默默叹气。
  剑锋所指的那端,对方的脸在黑夜里模糊不清,只能从火光里依稀辨别出在空中比黑夜更深的黑袍,我则一身白衣,即使破烂,到也和他成了个对立,一白一黑站在滔天的火光里陷入僵持,正如人间正邪般,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剑是随地捡来的,破破烂烂的全是豁口,也不知能撑多久。
  我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脚下传来断裂的声响。
  船裂了。
  3.
  再次醒来就到了华山脚下。
  谢过了车夫,铺满积雪的道路上,我还是有些茫然,对自己的一番经历云里雾里的,到现在头脑也是浑浑噩噩。
  一阵冷冽的风吹过,吹得衣摆呼呼作响。我被冻得打了个喷嚏,左右环顾,决定去喝口酒暖暖身子。
  客栈院子里盘腿坐着一个大叔,头发凌乱,大口灌酒,脸上的胡子不知是故意没刮还是没有那个条件,如果刮去了,也许还能再帅几分,至少看着不像个大叔。
  我喝了口酒,在心里默默吐槽道。也许察觉到了我的目光,那大叔看了过来,眼神凌冽如同寒风。
  ……真冷啊。
  我打了个喷嚏。
  大叔愣了下,脸上的神色带上嫌弃。
  ……好尴尬啊。
  大叔啐了口,终于理我了:“冻得像拔了毛的病鹌鹑一样,还想行侠仗义?”
  ………………大叔你还是喝你的酒吧更尴尬了!!!
  4.
  之后我就拜入华山,然后目睹了一场师门虐恋……啊不是情深。
  没想到那大叔还是我大师兄啊。
  旁边的风师兄已经跪地了,话说我不去扶他反而在一边看戏会不会被师姐打?
  我看了看一脸阴沉的大师兄,决定看戏。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初入江湖的小虾米。
  有人来踩风师兄的腿了。
  对方:你是不会后悔的是吧?
  齐师兄:……是。
  那人脚一用力,我清楚地听见风师兄一声闷哼。
  风师兄疼得脸色苍白,紧紧咬着唇,身子发抖。
  齐师兄:………………
  剑影一闪,齐师兄流浪汉似的背影出现在风师兄面前。
  齐师兄:滚!!!
  对方:?????齐无悔!你做什么?!!!
  齐师兄:叛变没看明白吗?!老子不干了!叛变!!!
  众人:……………………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地开打了。
  话说为什么是我打,我只是个小虾米啊喂。
  5.
  经历了种种波折,我总算拜入华山。
  齐师兄:我带你去个地方。
  单纯的我:好呀!
  于是他推着二师兄,领着我到了龙渊。
  面对冒着寒气的湖水,我的舌头发僵:齐齐齐齐齐齐师兄……卧槽!!!!
  他干脆利落地踹我进湖。
  尼玛的绝对是报复我没有扶风师兄!!!!!
  炽热之人御冰冷之剑————by齐师兄。
  我打了个喷嚏,抱紧自己的剑。
  “齐师兄,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还是礼貌些吧,我用了敬语:“我操您妈。”
  “………………”
  然后我就在龙渊里多泡了两个时辰。
  但骂了齐师兄些件事,我可以吹一年。
  吹一整年。
  

心态爆炸qwq

真的感觉还不如按照一个剧情来走555555
每走一步都特别害怕,怕自己一不小心害死人qwq
刀镇恶和香帅就不能都活下来吗qwq
看刀正义小正太哭得撕心裂肺我心疼啊呜呜呜呜呜呜呜qwq
更扎心的是最后还给我出现了另一条路,说让他来保护自己的爹爹qwq
结果!!!结果我的结局是他的梦!破!碎!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内心的罪恶感达到顶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应该把牢给坐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对不起我华山师兄师姐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我我这就去泡龙渊来惩罚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_(:3」∠❀)_

【喵塔利亚】喵塔咖啡馆 王耀喵♥

     这里是时隔一个月的咸鱼小瑶ヽ(•ω•ゞ)
     没想到我真的要变成月更了……给姬友说过我如果月更我就用大和守安定切腹……好吧如果下个月我不更我话就是被大和守安定首落死了【躺平】
     结果是耀诞没赶上……只能等明年了……
     这个系列是全员喵化w猫猫是世界的珍宝♥
     那么,感谢每个看我的文的人♥
     欢迎吐槽唠嗑哦♥



  我有一个小小的咖啡馆,咖啡馆里住着许多猫猫。
  每只猫猫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故事,所以对我来说,住在这里的猫猫们都是特别的,每一只猫猫都缺一不可。
  看看这些可爱的猫猫们吧,亲爱的客人。
  愿意点上一杯咖啡,听我讲述那独属它们的故事吗?
  我保证,总会有一个故事能打动你的心的。
  那么,故事开始喽。
                      ——喵塔咖啡馆



  王耀是第一个在咖啡馆中住下的猫。
  如你所见,这只黑色的猫绝对是我咖啡馆中最淡然的猫了。
  他的本性即是如此,我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奶猫的王耀就是这幅淡淡的,夹杂着一点傲气的模样。
  他是我一年前,在一条破旧的小巷子里遇到的。
  那时的王耀瘦瘦小小的,皮毛也没有现在这么光滑,很是暗淡。他大大咧咧地趴在一段不知被谁扔在地上的箱子旁边打着哈欠,面前还放着一条只剩下骨头的小鱼,这样子根本就是一只流浪猫。
   在这个钢筋水泥铸成的城市里,流浪猫流浪狗已经随处可见,你可以轻易从它们低垂着的尾巴中感受属于它们无言的卑微与惶恐,像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标志狠狠地烙印在身上。
  可是王耀不同。
  这个幼小的流浪猫见了我也不躲,反而把身子趴下去懒洋洋地看着我,比琥珀还要亮上几分的眸子就这么直面我这个不速之客,像极了一块被放在黑天鹅绒布上的宝石,纯粹而又美丽。
  在还不算暖和的阳光下,十分耀眼。
  于是,我就被这对眸子迷惑了似的,神鬼时差地收留了王耀。
  由于那么金色的光芒太过耀眼,所以我就给他取名为耀。
  耀,王耀。
  
  

  初次到咖啡馆的王耀并没有紧张,只是晃动着黑色的小脑袋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也不顾身上有脏泥就跳上柜台前属于我的椅子,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我怀疑这猫是不是违反规定在建国之后成了精。
  其实我真的要好好怀疑一下王耀的,这只黑色的猫很给人省心,连厕所问题都知道去外面自行解决,不给咖啡馆添任何麻烦。
  所以我有一段时间几乎忘了自己收养了一只猫。
  直到某一天,我因为私人问题自己一个人趴桌子上哭了很久,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际就感觉有一团很暖很暖的东西挨这我,挣扎着醒来就看见了王耀。
  他依旧像以前一样用平静的眸子注视着我,那琥珀色温暖如初。
  我们大眼瞪小眼地愣了半天,王耀突然抬起爪子,轻轻放在我的手背上。
  没有亮出利爪的爪子很软,竟然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温柔。
  这种温柔让我的委屈一瞬间又汹涌了出来。我一把抱住王耀小小的身子放声大哭,而王耀不声不响地任我的眼泪打湿他的皮毛,像是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时候,幼小的友人默默让我趴在她的肩头哭泣一样,用包容和沉默来安慰笨挫至极的我。
   从那时我就在想啊,也许王耀真的是一只成了精的猫。
  可是这又如何?王耀就是王耀,是喵塔咖啡馆中最淡然最聪明也是最骄傲的猫。

  TBC——当世界上只有猫猫♥喵~
  
  

占tong抱歉qwq
来证明我还活着没有被作业压死(๑‾᷆д‾᷇๑)
耀诞正在准备,然后这个是极东组的小甜饼,有轻微黯耀(emmm……基本不算吧,就不打tong了嗯)
目前要写好多东西,但真的没有时间_(:зゝ∠)_没想到初三辣——么忙
我会勤奋码字的嗯,一定能赶上耀诞!!
………大概吧……
今天的我,仍然要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呢ヽ(•ω•ゞ)

故人依旧【古董组?】【老板×王耀】

emmm其实在很久以前就像写这文了,两个老古董什么的【buni】
文风强行转换!
关于时间什么的不要在意,瞎写(..)  
算是烂尾吧?
大概就这些?
哦,还有,欢迎吐槽!




    正午的阳光褪去了日出时的寒冷,隔绝在云朵下的阳光一寸寸透出,巍峨的宫殿被渡了一层金光,显得更加神圣。
    丝丝缕缕的暖意透过窗洒进了房间,与空中淡雅的香气混在一起,为这简单而富有格调的房间添了一份悠闲。
    一只羽毛颜色亮丽的小鸟追这这份暖扑凌凌地落到窗棂上,眨了眨黑豆似的小眼睛,迟疑了几秒,竟蹦到靠窗的桌子上,大胆地叼了块比较大的食物碎屑,若无其事地飞走了。
    完全视屋内的两个少年为无物。
    王耀撇了一眼小鸟远去的身影,眼角抽搐。
    他俩究竟是安静到什么程度才让那鸟有“这两人不会动我要赶紧蹭口饭吃嘿嘿嘿”的错觉啊?!
    王耀泪流满面地想着,正要发作,视线触到少年头上的帛布时,一丝丝的不耐烦还是被憋屈地压了下去。
    这个少年在昨天才受过伤啊,还是在三更半夜躺在地上好久没人理的那种,自己再怎么不耐烦也要好好安慰安慰人家啊。
    虽然这个少年十二岁就当上了上卿,但人家内里还是个孩子啊,那像自己比明明比在场每一个人都大却还是少年体型,所以要多多体谅嘛……
    体谅个屁,再体谅老子就被憋出病了。
    王耀用手中的黑子敲了敲棋盘,望向少年的眼神有点担忧:“阿罗,怎么了?难道在半步堂被打傻了?要不,我帮你打回来?”
    被唤作阿罗的少年闻言抬起头,有点茫然,见王耀一脸“看吧果然被打傻了那怎么行我要找那小子算账”,才想起自己一直在走神,并哭笑不得地阻止王耀马上就要冲出去的动作。
    “你说说,平时你被欺负吧扶苏那小子不管就算了,你还不让我管?!这下可好,要不是那个竹简,说不定你会死在那里!”
     王耀气呼呼地坐下来叨念着,那架势恨不得拎一把剑就冲出去砍人。少年倒是心一暖,在这冷酷无情的宫中,真正待他好的人屈指可数,眼前这个玄袍少年就算一个。
     不过心暖归心暖,少年是绝不会把王耀牵扯进来的。他给王耀倒了杯茶,轻笑道:“这不关你的事,你比较特殊,若进了这趟混水,会很乱的。”
    “什么叫不关我事!”王耀瞪大了他的黑眸,“你忘了你师父走的时候拜托我照顾你嘛?!我护着的人怎么能让别人欺负?!”
     这一身熊孩子的性格,到底是谁照顾谁啊……少年在心里默默吐槽道,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因为你的身份。”
     王耀的瞳孔缩了一下,十分郁闷地抿了口茶,不说话了。
     对王耀一副憋屈的样子少年早就熟视无睹,自从他们认识以来,王耀与他拌嘴一次也没赢过,每每无话可说时王耀就是这个表情。
     少年无意间撇到王耀的眼睛,明明早就知道,却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
     王耀的眼睛是中原人的黑色,但在靠近瞳孔的地方却有一圈的金色,不仔细看很容易忽视,那圈金色很是细小,像是一个微弱的光圈。
    不是琥珀色,是实实在在的金色。
    少年叹了口气,王耀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插手他的事。
    因为王耀是华夏,是秦的化身。
  
  
   少年从小和他那道人师父修道,自然了解一些奇怪的东西,但在他师父说这个外表年龄与他相仿的玄衣少年是秦的化身时,仍是着实震惊了一把。
    这个年头什么都能化形啊!少年用他震惊的目光豪不礼貌地打量着王耀。
    而后者完全没对少年的行为生气,显然是习惯了,站在原地大大方方地任少年打量。
    他穿着一身的黑袍,上面还秀有龙纹,少年的脸色黑了一下,他这个样子,不怕秦王生气吗?
    结果第二天少年就发现王耀毫不客气地趴在秦王的肩膀上揪头发,秦王不但没生气还乐呵呵地喊他“阿耀”,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
    少年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快被秦王那慈祥的笑容闪瞎了,同时听见数位公子心碎的声音。
     他突然有点同情那些公子们了,他们长这么大秦王还没对他们露出慈父的微笑,结果呢,秦王终于笑了,对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孩。
     呵呵,绝对是亲生的。
     王耀这么张狂肯定有人报复,不过对方是一群出于嫉妒的小孩子罢了。小孩能有什么心机?就是看他不爽。
     于是王耀被堵起来时,少年就坐在屋檐上听嘲风和鹞鹰的现场直播。他对王耀的身手有信心,以王耀的身手,他能吃亏?
     少年揉了揉和王耀比武导致现在还有些疼的手臂,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继续听嘲风的大嗓门。
   “哎哎王耀那小娃子怎么不打啊!揍他丫的啊!靠靠靠靠竟然有人扯他头发!!打回去啊!!!”
   “嘲风你小点声不行?!王耀那孩子不打是不想打小孩子罢了!”
   “不想打好歹要躲啊!!任人打怎么能行?!!”
   “都说了你小点声!!”
   “我……”
    嘲风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少年有些疑惑,突然一阵无法言喻的压力铺面而来,把到嘴边的疑问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龙吟。
    那是一声遥远而悠长的龙吟,里面沉淀了历史的声声巨响,容纳了无数铁骑铮铮。龙吟中有些警告的意味,剩下的,仍是少年熟知的狂傲不羁。
  那一刻少年便知道,王耀是整个华夏的化身,那股傲气已经深深刻在了王耀的骨子里,不管是他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还是跌落在泥泞,他的心中,仍有这君临天下的狂傲。
  王耀他本身,就是龙。
  
  
  感觉眉间一痛,少年甩甩头,终于把歪到天际的思绪拉了回来。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啊,明明是在和别人谈话,一个不留神就又走了神,难道是真的像王耀说的,被一棒子打傻了?
   少年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面前一向从容淡定的人突然露出迷茫的表情,王耀愣了愣,突然唇角一勾,笑容几乎能催赶室内残留的寒气。
  终于带了些暖意的阳光悠悠洒下,岁月静好。
  
  
  【公元前210年】
  “白泽——!!”
  蒙蒙亮的天幕被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撕破。
  王耀低着头,手紧紧攥着被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过了一小会,似乎终于回过神,王耀抹了把脸上残留的泪,对奢华的寝室盯了一瞬,终于脱了力般瘫倒在床上。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白泽了。
  只从那个家伙把自己扔在这片土地上,什么话也没留就消失后,他就很少梦见过他了。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曾和他待过一段日子,白泽就是如同自己启蒙老师一般的存在,王耀如果有什么疑问,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想起他。
  在刚才的梦境里,王耀只记得雾气缥缈,连白泽眼角那一抹扎眼的朱砂也看不清。梦里的白泽用他温润的声调告诉他,他要学会长大,人间沧桑,汝迟早要经历。
  雾气模糊了白泽的脸,王耀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这温柔地过分的声音中,包含了一丝无奈与悲悯。
  王耀突然有点委屈。
  他不想长大,也不想经历什么人间沧桑。
  他压根不想拥有漫长的生命。
  为什么要赋予他不死的身躯?昔日年轻的面孔渐渐老去,而自己却容颜未变。他们倒下了,而自己却继续前进。
   王耀忘不了那些人凄厉的惨叫,鲜红的血液在流,生动的面孔狰狞地倒下,那沾了血的刀反出了白森森的光,倒映着士兵麻木的脸……
  堪称地狱。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自己恍恍惚惚地走进宫殿时,耳畔响起了嘲风炸雷般的声音:
  “出事了出事了!!!我感受不到阿罗的气息了!!!”
    废话,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气息?
   王耀抬起手,盯着自己白玉般的手背出神。
  白泽,这就是长大吗?
  你想让我看到的,就是这些吗?
  为了那个位置不择手段,自相残杀。
  
  
  【2015年】
  医生往嘴里塞了个小笼包,时不时往老板的方向撇几眼。
  准确地说,是往老板身边那个扎马尾辫的青年撇几眼。
  这个青年梳着不长不短的马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但不显一丝女气,反而衬得整个人更加温润。面容俊郎,举止间落落大方,医生总是觉得这人是从古画里走出的俊美男子。
  只可惜,青年穿了一身看起来很贵实则确实很贵的西装,站在古色古香的哑舍里,越发越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让医生发自内心地佩服的是,这人竟然能打开老板的话匣子,简直是人才!
  只是,这两个人在聊什么鬼?
  “当年那一场火,烧掉了不少珍贵的古董,实则可惜。”
  “可不是!那两个兔崽子,现在想起来就恨!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qwq”
  “……你没有抢救出来的吗?”
  “没有……我赶过去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
    王耀悠悠抿了口茶,看了一眼医生,突然对一脸懵逼的医生露出了一个长辈特有的慈爱笑容。
   医生:????
  “度过去了?”王耀问。
  “嗯。”老板很是默契地回答。
  “那就好……”王耀叹口气,把那句希望你已经放下咽了回去。
  王耀知道老板把医生和扶苏分得很清,也知道这么多年来,老板从未放下过。
  这个人纵使经历了岁月的埋没,也改变不了那倔强的性子,还真是……和自己如出一辙。
  王耀默默摇头,转移了话题:“说实在的我当时还以为你死了,还伤心了好久,阿罗你陪我感情!”
  老板挑挑眉,他突然记起了在唐朝时期,王耀面对他时一脸的惊悚,那表情,现在想想竟然觉得很可爱。
  想了想,他道了一句:“感情?我记得你似乎打碎过我的一个瓷器……”
  我不是我没有!王耀下意识地想狡辩,脑海中闪过那一堆稀巴烂的,看出不原型的瓷器,闭了嘴。
   沉默了一会,店里突然响起一阵悠扬的琴声,王耀向老板道了声歉,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接了电话——
  “大哥!!!!你又跑哪去了!!!工作人员都急哭了!!!”
  电话几乎一秒接通,并从中传出了一个青年撕心裂肺的怒吼,吓得医生手一抖,差点把包子掉下去。
  “小浙啊,先小点声,淡定淡定……”王耀摸摸鼻子笑得一脸纯良,“你看看阿京,他遇到这种事可淡定了……”
  “……是因为他经历这种事经历多了吧!我不管大哥你快过来!!”
  “知道啦,小浙淡定~”
  王耀留了个优雅的波浪线给电话那边几乎崩溃的王浙,立马就挂了电话,不给他再次咆哮的机会。
  “我可是偷偷跑来的,现在先回去了。”王耀向老板歉意地笑笑。
  老板微扬着嘴角摇摇头,继续喝茶,俨然一副不想送客的模样。
  对于老板这态度,王耀也没有生气,反而也冲着医生挥挥手:“那么,下次见。”
  屋内摇曳的烛光为他的脸打上一层暖暖的光,更加梦幻。
  
  
  “老板,他到底是谁啊?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目送王耀的身影被木门隔绝,医生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老板八卦。
  “嗯……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老板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很久……?有多久?”医生突然打了个寒颤。
  “认识他的时候,我大概才十岁左右吧……”
  “……”
  医生不说话了,才十岁左右就认识的人,肯定是个千年老妖……
  老板啊,你就不能认识几个正常人嘛?比如我!
  医生痛心疾首地想着。
  
  
  
  
   

大概……是一点感悟_(:зゝ∠)_


  第一次遇到黑塔,其实是在百度的相关搜索里。
  那时候我在找涵仔大大的省拟,然后就从百度的相关搜索里,看到了王耀。
讲真,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woc这个妹子好帅!”
  ……对不起祖国粑粑_(:зゝ∠)_
  咳咳回到正题,那时候我只是略略扫过一眼没有太在意,真正入了黑塔坑的时候其实是在之后的大概两个星期,我在论坛上看夕夏大大画的露中,然后看了看他们讨论的,就去看了番。
  然后?我脚一滑,跌进了这个无底洞。
  一开始说实在的我没大看懂,开了弹幕也是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看他们吵吵闹闹,我在心中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这是国家的相处方式?
  后来,我看的次数越来越多,也渐渐明白了,其实他们一直这么闹下去,也是一种幸福。
  第一次泪目给的是味音痴,一部分来源于弹幕,一部分来源于剧情。
  结合前面穿插的温暖记忆,呈现在眼前的瓢泼大雨更加冰冷刺骨。
  我看到一向骄傲的亚瑟跪在胜利者的面前,用手遮住了那对祖母绿色的眸子,试图让雨代替泪。
  而阿尔愣愣地看着自己曾经的兄长,陈旧的记忆翻开在眼前呈现。
  蓝天下的金发少年微笑着向幼小的孩子伸出手,孩子也对少年绽放出了天使般的笑容,把手伸向金发少年。
  一大一小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似乎再也不会分开。
  那一天,天气晴朗。
  而这一天,阿尔却站在雨中,发出“你以前,明明那么高大”的感叹。
  当时的我差不多哭死在屏幕前。
  于是这就加重了我对黑塔的喜爱。
  所以,到底是谁说这是部喜剧的?!(╯`□′)╯~ ╧╧
  良心不会痛吗?!┴┴︵╰(‵□′)╯︵┴┴
  咳咳,情绪激动,呼自己几巴掌冷静一下。
  嗯,出于对祖国绝对的热爱,所以我在入黑塔坑时第一时间萌上了王耀。
  我知道他并不代表着整个中/国,但还是抵挡不了我对他的爱。
  一个大大说过,国拟是件残酷的事。把一个国家所受之苦加到一个人身上,确实十分残酷。一个有感情的人,为了自己的子民,为了子民们的意识,也许会不得已向自己的朋友,亲人甚至是爱人挥刀。
  很残酷。
  他们是国家,但国家不是他们,这一点本家处理地很好。
  其实仔细回顾一下番,其实国家本人也会对上司不满的。
  记得有一集费里向菊大大说关于他家里的事,最后有一句怨气满满的“弄的我囊中羞涩”,菊大大也应了一句“同感”。
还有菊大大被上司要求做饭不满啊,亚瑟想送阿尔生日礼物去问女王啊,还有耀耀打上司啊之类的【等等?】
  所以啊,历史上的一些事情,其实也不是他们愿意的吧?
  也许比起自由,阿尔更喜欢那个人的绿眸?
  也许本田菊是在上司的压力下,不得已才向王耀挥刀?
  也许……发生在遥远过去的事情,也不由他们所愿。
  正因如此我才这么爱着他们,爱这个世界。
  在遇到黑塔利亚之前,我当然是喜欢中国的,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自豪过。
  在这之间我对其他的国家有着很大的偏见,但现在明白了,每个国家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何必把它们比较呢?
  因为黑塔利亚,我现在也很关心新闻,了解了不少东西。
  嘛,新闻上多基情嘛~
  我曾经和姬友一起算过,我目前知道的人物有三十多,折合一下四十,然后加上异色就八十,再加上娘塔和异色娘塔就一百六十,除此之外,还有国象,扑克牌等等等等,而且组合也十分多,算完后,我仰天长叹,黑塔啊,果然是无底洞呐……
  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我爱着这个世界,也爱着他们。
  这是属于我们的,the beautiful world。

【极东兄弟】【微虐大概?】月

本田菊从小就是个安静的孩子,他从来不像小孩子那样闹腾,相反的,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在王耀怀里看那一轮或圆或弯的月亮,听王耀静静地讲述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属于东方帝国的神话。
他记得王耀在月色下渡了一层银边的脸,和那对金色的眸,那绝对是比月亮还美的存在。
只是,给这对眸添上一层哀伤的,是自己。
他死也想不到自己有如此博大的野心,让他伤了他从小敬仰的人。
当今世道弱肉强食,还是早点看清吧。
他对着王耀说,也对着自己说。
于是,他亲眼见到了,王耀的眼睛里,从新燃起一股东西。
不甘,愤怒,懊悔,以及……
恨。
是的,他伤了带着他长大的人,那个自己应该成为“哥哥”的人。
他在王耀最脆弱最无助时,又毫不留情地狠狠地对他刻下一刀。
这一刀几乎斩断了王耀对他所有的信任与羁绊。
“那一天在竹林中的孩子已经死了。”
“现在,你是日/本,本田菊,是……”
“我的敌人。”
他忘不了王耀支撑着站起,血在衣衫上开出一片曼珠沙华。
昔日温柔的眸只剩下滔天的恨意,王耀沙哑着嗓子,一字一字地吐出这几句话。
字字浸了血般喑哑。
之后,战火覆盖了这片原本富饶的土地。
不知是满天的硝烟遮掩住了天空,还是他被这残忍的世道蒙蔽了双眼。
那皎洁的月,竟不再出现。

王耀毕竟活了五千年,他有烙印在骨子里的骄傲与倔强。
在经历了百年屈辱后,他终于胜了。
像一条龙终于睁开了紧闭的眼,仰头发出一阵响彻天空的龙吟。
“在下十分抱歉。”
本田菊对着王耀说到。
以及,恭喜你,哥哥。
但当他看到王耀毫无感情的眸,心中苦笑。
最终,还是回不去了。

现在,他一身淡蓝色和服坐在屋檐下静静地沏茶。
风吹动屋檐下的风铃,伴着淡淡的茶香弥漫在空中。
本田菊抬头发现皎月当空,月色依旧。
只是与他一同赏月的人,却已不在身边。

【极东兄弟】【历史向?】【微虐大概】月

本田菊从小就是个安静的孩子,他从来不像小孩子那样闹腾,相反的,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在王耀坏里看那一轮或圆或弯的月亮,听王耀静静地讲述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属于东方帝国的神话。
他记得王耀在月色下渡了一层银边的脸,和那对金色的眸,那绝对是比月亮还美的存在。
只是,给这对眸添上一层哀伤的,是自己。
他死也想不到自己有如此博大的野心,让他伤了他从小敬仰的人。
当今世道弱肉强食,还是早点看清吧。
他对着王耀说,也对着自己说。
于是,他亲眼见到了,王耀的眼睛里,从新燃起一股东西。
不甘,愤怒,懊悔,以及……
恨。
是的,他伤了带着他长大的人,那个自己应该成为“哥哥”的人。
他在王耀最脆弱最无助时,又毫不留情地狠狠地对他刻下一刀。
这一刀几乎斩断了王耀对他所有的信任与羁绊。
“那一天在竹林中的孩子已经死了。”
“现在,你是日/本,本田菊,是……”
“我的敌人。”
他忘不了王耀支撑着站起,血在衣衫上开出一片曼珠沙华。
昔日温柔的眸只剩下滔天的恨意,王耀沙哑着嗓子,一字一字地吐出这几句话。
字字浸了血般喑哑。
之后,战火覆盖了这片原本富饶的土地。
不知是满天的硝烟遮掩住了天空,还是他被这残忍的世道蒙蔽了双眼。
那皎洁的月,竟不再出现。

王耀毕竟活了五千年,他有烙印在骨子里的骄傲与倔强。
在经历了百年屈辱后,他终于胜了。
像一条龙终于睁开了紧闭的眼,仰头发出一阵响彻天空的龙吟。
“在下十分抱歉。”
本田菊对着王耀说到。
以及,恭喜你,哥哥。
但当他看到王耀毫无感情的眸,心中苦笑。
最终,还是回不去了。

现在,他一身淡蓝色和服坐在屋檐下静静地沏茶。
风吹动屋檐下的风铃,伴着淡淡的茶香弥漫在空中。
本田菊抬头发现皎月当空,月色依旧。
只是与他一同赏月的人,却已不在身边。